南充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如云.净域杯】水囊(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8:40:52 编辑:笔名
大漠,热得发怵,干的发慌。这儿连一滴水珠都嗅不着。
一破屋内,商队几十人马现在只剩下他一人,旁边还有一鼓的似皮球一样圆的水囊。他几天没喝水,手里只剩下些在沙尘暴的扫荡中残余的货物,可又有什么用?他要水压!这个商人要水!这房子里,这鬼地方却连一滴水都挤不出来!
他的双眼布满血丝,胃里干的开始脱皮,稍微扭一下脑袋两眼就发黑,他可能是世界上个被渴死的商人!
稍一会儿,外面又呼啸起来,“啊~呜~呜”地叫着,像极了正在惨叫的孤魂野鬼,诉出自己心中的苦。他,不怕!此时,他怕的只是大漠的干旱罢了。害怕已经使他堕落,开始在这寸草不生的不毛之地睡起觉来。
太阳稍微往东边移动了一点位置,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声声狂野的男子粗狂的吼声,这男子身披戎装,乘飞马在黄的没有一点绿色的大漠里驰骋,英俊的勇魂操着缰绳,马儿在地平线上飞奔,此情此景,多少美丽的骨朵都要被这风流迷得神魂颠倒!
这身披戎装的男子想必是名军人,不然哪里来的这等潇洒!同样的,他也渴的难受,几天前被派出送信,可惜迷了路,他也用犀利的目光瞧见了眼前的商人所在的破屋,里面肯定有水!欲望驱使他拔刀向屋里软绵绵地滑去,房子在沙子上矗立,又被黄沙侵蚀、掩埋,如今成了名副其实的烂木屋!
军人持刀,一脚踢开门,才晓得里面没人,也没点灯,想想也是,这么个地方。屋里虽没点灯,却格外的亮,光透过大大小小的悉数在墙上的小洞映射进屋里,把个小木屋晃得透亮,说不定再过些个年头就透明了!
熟睡的商人猛地醒来,却不幸将“吱吱”响的地板踢得“哐当”发出巨响,刀光瞅向这边,刺人的眼神也射向这边。
商人僵直地坐在地上,军人躯弓过来,商人知道,现在他完全可以忍下这一刀开心的在无痛苦的离开!可刀子的末端突然发出声来:“把水囊给我!”商人更加紧张,生气,忽的愤怒起来!为什么是看见了这水囊!刀子,我要你看着我!
刀子的末端不理会,反而更加发狠道:“这水囊!可恨的水囊!鼓鼓的水囊我不会给你,渴死都不给!”
刀子的末端颤抖着怒吼道:“该死!把水囊给我!”
商人不听,却是把水囊往怀里藏,军人冲向前扬起手臂威胁他,商人闭上眼睛安分的坐在那里,军人只给了他一拳,商人突然发起怒来,开始去抢刀!军人死死地握住刀,一脚蹬开商人骂道:“混账!”又扬起刀扑过去,商人又微微一笑把水囊扔向一边,看向军人,军人慌忙收住阵势,商人笑道:“把刀给我。”军人看看刀,又看看水囊,贪婪地用刀子指着商人道:“把水囊给我!”商人惊叫起来:“不!不!”屋外还在呼啸着。
军人慢慢逼近,商人突然高举水壶:“该死,看我把这狗东西摔得粉碎!”军人匆忙伸出手道:“别别别!”商人笑着:“把刀给我!这个,给你,你的!”军人笑着,突出两只眼珠子:“好!给,这个,你的!”两人互相逼近,迅速地交换了物品。
军人抱着水囊,兴奋地扭开盖子,身后却飘来“哧”的一声,军人回首望去,商人手持刀柄,再看刀口已入商人心口三寸。
商人笑道:“这桩,这桩生意,做,做的值。”军人眼里映着倒在血泊里的商人,狂笑着扭开水囊盖,却将里面的沙子没命的往嘴里灌,军人怕得跪下,嘴里使劲咳着,他的喉咙里伴着沙子冒起烟,哪儿有水?哪儿有水?看看商人,才慌忙去把商人的血舔地一干二净,饱餐一顿后,扔掉水囊向外走去。
马儿早已不见踪影,却换成了眼前肆虐的沙尘暴,军人尖叫起来,落下了身为军人不该落下的东西,慌忙跑进屋,从容不迫地在这所破屋里把刀 了自己的胸膛,径直倒在地上。
小屋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与沙尘暴一起飞向远方。

共 141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日照首届“净域杯”全国诗书画大奖赛由山东省阿掖山卧佛寺主办,如云诗苑编辑部承办的大奖赛,主题是以描写阿掖山卧佛寺的风景与佛教住世的慈悲精神为主,撰写丛林古刹楹联书法、诗词佳句、佛教相关的国画、体现人间正能量的诗歌散文小说等题材为主,启发本智,匡扶人心,弘扬正法!感谢诗友赐稿,大赛期间不单独撰写按语,征稿结束后统一邀请专业评委公平公正打分评出奖项,唯以质取稿,祝福您在本次大赛中取得好成绩!敬请期待大赛公布结果!问好作者,推荐赏读。【编辑:如云诗刊】
1 楼 文友: 2017-09-17 15:52:46 欣赏佳作!欢迎您来到如云社团,祝福创作愉快!
2 楼 文友: 2017-09-17 20:26:46 是一篇不错的小说,在干涸大漠里,水无比珍贵。作者开篇就点到了主题,而 鼓鼓的水囊 也引发了深思,已经有水,他为什么还不喝?这个悬念,给读者留下了想象的空间,驱使人要读完。其次,中间插入了大量的笔墨来描写动作,使文章内容更丰富,单单是一只水囊,就引发了这场精彩的故事,是篇佳作。文章语言生动,场景描写深刻,佳作分享给诸位。小孩鼻子流鼻血怎么办
简单的方法换纸尿裤
宝宝小便黄
儿童口臭是什么原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