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充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看点白虎的故事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6:31:46 编辑:笔名

锁龙湾,传说有条孽龙时常出来糟害百姓,恶风暴雨搅得家家不得安生,不知何时修了座龙王庙,锁龙湾的百姓世世代代十分敬畏供奉着香火。  话说民国二十六年,大暑刚过,天气热得喘不过气来,牛卧在泥淖里乘凉,狗吐着长长的舌头眯着眼睛,草丛中的蛇爬出闷热的地洞,顺路游窜。燕子低飞蛇过道,蚂蚁搬家山戴帽。天气应了千年古传的谚语;晌午时分天空笼罩着冷瘆瘆的阴气,滚过沉闷的雷声,雷声从遥远的山边边,从那看不透的乌云里,挟着耀眼的电闪劈向人间,大雨如注盆倾瓢泼,那山那树那破落的小村被白莽莽一片雨水吞没。雨下得穷人家屋漏如注,住在窑洞的人家,窑顶上坠落土块,有钱人家的砖房院深积水如潭,人们用恐惧的目光望着眼前的一切。信佛的不信佛的,穷人和富人都双手合十,祈祷着:“菩萨保佑!”  天漏了!来自天上银河里的水倾泻如瀑,把恐怖和灾难降到人间,肆虐着无助的人们。黑河里的水暴涨,狂涛掀起滔滔巨浪,一改小河往日的温顺,似乎喧泻着人间的不平和压抑,摧枯拉朽席卷黑河两岸的柳树和庄稼,靠河的土地如同消蜡融雪一块块被洪水吞蚀。正应了老人的话;有钱莫置河边地,无媳莫娶活人妻。  后山走蛟了,沟里涌泻着泥石流,山上的树和房在泥流中翻滚,凄惨的救命声瞬间被泥石流吞没,有幸逃出来的狗向天发出凄戾的狂吠,它在呼叫主人,一声声,一声声是哪样的凄惨,让人毛骨悚然。  白虎爹是乡绅白金龙家的羊倌,大水漫上了岸,白金龙怕洪水卷走了羊,不顾安危逼着白虎爹去把羊赶上来,白虎爹被逼去赶羊,无情的洪水把白虎爹卷进浪滔。白虎娘哭天怆地的喊着,那喊声和惊天恸地的哭声淹没在雨声和滔声里,白虎和妹妹搀扶着娘,立在杀人不眨眼的雨地里,雨水和泪水交织着……  大灾之时穷人求保命,富人求保命保财,面对大自然严酷无情的灾害,穷人感到无望则横下一条心,生杀欲夺听天由命,甚则诅咒上苍不公让雨下个天翻地覆,穷人和富人同归于尽。那些地主老财却多了财富的牵挂,难舍良田大宅,难舍金玉富贵,难舍妻妾享乐,心中愁肠百结。村里有钱有势的地主白金龙是当地一霸,言说为免灾救难请来法师做法事,要村民有钱的出钱没钱的出力。  雨稍住,村民从各家扛来木椽,拿来开了口锋利的铡刀。法师说镇一方灾星祸害须二十四把钢刀,好不容易凑齐。法师做了道场,安了刀山,悬挂一副对联,上联:天降吉祥祛灾祸国泰民安,下联:地生平安除妖魔风调雨顺。法师穿法衣戴法冠,振振有词念咒语洒法水,用咒符燎遍双脚,赤脚去爬刀山,双手抓着白森森的铡刀,两只光脚片儿踩着锋利的铡刃攀爬,刀山下祈禳受众的人们瞪大了提心吊胆的眼睛,法师在刀山顶法坛上拜神作法,口中念念有词:元始安镇,普告万灵,岳渎真官,土地祗灵,左社右稷,不得妄惊,回向正道,内外肃清,各安方位,备守坛庭,太上有命,搜捕邪精。天灵灵地灵灵急急敕勒令。并向四海龙王朝拜、超度、许愿,滴红公鸡冠血以祭之。站在高高的刀山上向东西南北发问,下面的受众回应着;  “恶风暴雨停了没?”  “停了。”  “滔滔洪水退了没?”  “退了。”  “走蛟恶龙走了没?”  “走了。”  “天地人和和了没?”  “和了。”  乡绅白金龙领众乡亲伏地叩拜,求施福免灾。法师走下刀山,白金龙作揖问道:“大仙神法通天,雨啥时能住啊?”  法师深知《盘天经》《雨暘气候亲机》,抬头望望天空东南和西北说:“大雨今日可止,小雨有些时日。”白金龙对在场的男女老少说:“张天师给咱们苦醮祈禳,求上天化解灾祸,咱们要知恩图报,各家各户摊派财物不得推诿!”各家各户摊派多少由白金龙说了算。  张天师禀承师训,清茶淡饭无甚苛刻。白金龙好不精明,借此机会盘算着大捞一把,平日里对穷人百般刁难,放高利贷盘剥敛财。儿子在县政府当警察局长,有钱有权独霸一方,一方百姓敢怒不敢言。白金龙信神入魔,婚丧嫁娶,破土立木出行无不遵循黄历神意。张天师驾临机会难得,于是借此机会让张天师看看风水指点富贵。白金龙领着张天师冒着毛毛细雨绕宅踏看,归来张天师笑而不语,呷了一口茶,白金龙不停追问风水有无妨碍?张天师卖了个关子说:“天机不可泄露。”  白金龙掏出五块大洋在手里掂动,发出叮叮银子细脆的声响,张天师不屑一顾,实是老谋深算故作清高,说出不疼不痒的话来:  “风水格局虽不能变,只要善修阴德也可化险为夷变祸为福。”听到这里,白金龙心中格噔一惊,不由想起在县城当警察局长的儿子挨了黑枪差点丢了性命,更加信服张天师,又拿出五块大洋叠在一起往桌上一堆说:“我白某实心实意求大仙开示,知恩图报不会亏你。”  张天师见钱眼开,不说个子丑寅卯显不出他的能耐和高明,于是说:“白乡约你从门正中往前看。”  “没看见啥啊。”  “前边是不是有座破旧的房子?”  “嗯,有,有间破房子。”  “那房脊是不是正对你家正门?”  “是又怎样?”  “风水上讲这叫一箭穿心,有血光之灾!”  白金龙听罢倒抽一口冷气,后脑门渗出虚汗,急切地问:“如何化解?”  张天师笑而不语左顾右盼而言他。  白金龙门前直对的那间破房子是白虎家的,如今白虎爹让洪水卷走,家有丧事哀声揪心,白金龙更觉悔气。日有所想夜有所梦,他梦见一只吊额猛虎血盆大口扑身,吓出一身冷汗,醒来再也无法入睡,他处心积虑谋算如何除掉心头隐患,在房子里迈着沉甸甸的步子苦思冥想,地上印出罪恶的害人图。  阴雨绵绵下个不停,地上没个干处,墙都发了霉。这天白虎和妹妹白玫陪娘去河边给爹烧头期纸钱,娘哭得泪人儿似的,烧的纸灰在地上打旋儿,突然村上锁锁惊慌地跑来说:“姨,你家房子倒了,赶紧回!”真是晴天霹雳,祸不单行!娘仨跌跌撞撞一脚泥一脚水地往回跑。  娘望着倒了的房,一根根椽檩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像一只只胳膊,挣扎着抬起指着杀人不眨眼的天,娘喊了一声:“天哪!”昏死过去。乡亲们七手八脚地收拾着残存有用的家什和农具,女人们劝慰着痛不欲生的白虎娘。这时白金龙拄着文明棍,带着管家提了半袋包谷面赶来说:“虎他娘,节哀顺变,节哀顺变,天灾人祸无法抗命啊!”说完掏出手帕擦擦眼角,  “唉!”他叹了口气说:“人生四难八节,迈过这个坎儿会好的。”  天上的雨点点大了稠了,好心的乡亲想收留这苦命的一家,日子都过得紧巴巴的,暂住一时可以,可日子比树叶都稠啊,往后咋办?天上的雨越来越紧,大家面面相觑,这时白金龙开了口,  “一个白字掰不开,我那崖背背上有孔喂了牛的闲窑,暂且安身,待雨住了,秋后再想法子,这是半袋面先糊个口吧。”白金龙菩萨心肠感动了在场的乡亲,白虎娘更是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十年后的秋天,秋风瑟瑟,落叶飘飘。秋天只给穷苦人带来收获的辛劳,带来衣单的霜寒,不曾有收获的喜悦,因为秋的果实不属于他们。柿子树上的叶子,霜凋风剪所剩无几,火红的柿子在夕阳的辉映下,更加鲜艳夺目,喜鹊和乌鸦在树上争食甜美的软柿子,互相追啄,呱呱喳喳叫个不停。白虎娘倚在窑门口望着坡坡下的那片田野,好端端的地被洪水啃得支离破碎,正是苞谷出天花的时候,雨下了三四十天,今年苞谷长得籽瘪颗稀欠收好几成。白虎娘愁着白老爷家今年租子咋交呀!自家的地被洪水冲走了,朝夕相伴的亲人被洪水卷走了,自己的屋被雨水下塌了,想起一桩桩一件件,割心肝要命的事儿,不由得老泪纵横,正在痛苦的回味,突然乌鸦在头顶一阵鸣叫,女儿边跑边哭边喊着:“娘!娘……”泣不成声。娘顾不得小脚的羁绊,从坡坡路上连滚带爬地迎接女儿,她心中的恐慌己不能自持,预料不祥的降临,母女俩抱在一起双双倒在地上,白玫知道这事瞒不住娘,话到口边噎了回去,只是呜呜呜地哭。  “玫儿玫儿,你咋了,咋了吗?”  “妈……”白玫喊了一声泪如雨下。  “出了啥事了?有娘在,天塌不了。”  “妈,我哥……”  “你你你,你哥咋了?”娘的命像一块薄冰脆弱得不经住敲打,像一盏残灯经不起风吹。  “我哥,被抓了壮丁,绑走了。”  “天哪!”娘喊了一声,无力地说:“天……塌……了!”吐了一口血,双目圆睁目光停滞在怨恨之中,娘走了,永远地走了。  白金龙指示着民团把白虎抓了壮丁,被编入国民党胡宗南部下去攻打延安,为了粉碎国民党军对陕北的重点进攻,以陕甘宁和晋绥解放区的部队组成西北野战军,由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习仲勋任副政委,下辖第1、第2纵队、新编第4旅、教导旅等6个旅,共计2.8万人,地方部队、游击队和民兵在国统区广泛开展游击战争,1947年3月13日,胡宗南集团集中14个旅,自洛川、宜川地区分两路向延安发起进攻。25日,第31旅主力沿咸(阳)榆(林)公路北进,1947年3月19日,胡宗南第二十七师三十一旅沿延榆公路北进,进入伏击圈。当进入青化砭伏击圈时,西北野战军主力立即展开拦头、断尾和两翼攻击。经过1小时47分钟的战斗,将31旅旅部及第92团共2900余人全部歼灭,旅长李纪云被俘。  白虎被俘后受到解放军的优待,通过部队忆苦会阶级教育,思想觉悟有很大的提高,解放军对待俘虏的政策是欢迎参加解放军,要回家的不勉强,发给路费返乡,白虎诉苦后思念娘和妹妹心切选择了回家,临别时,解放军赵指导员送给了白虎一只军用水壶,那只壶是从日本鬼子手上缴获的。  白虎归心似箭,一路省吃俭用昼夜兼程,赶到县城给娘买了点心,给妹妹扯了一截花布做衣服,此时觉得肚子饿了,便去饭馆买了碗面,正吃着,发现白金龙管家进来,白虎拉下草帽低头吃饭怕被认出来。堂倌满脸堆笑相迎说:“多日不见白管家来光顾,忙什么呢?”  “东家忙着盖招财亭,今日完工,我来置办酒席明日庆贺哩。”  “招财亭盖在啥地方?有机会咱去见识见识。”  “就是白虎家的房壳子。”  “那白虎一家住哪儿啊?”  “穷人永远是富人的菜,想咋吃咋咬咋嚼就咋吃,东家想占那块地,堵了房檐水沟,漫水浸倒白虎家的墙,房没了人挪了,地不就腾出来了?白虎让东家给抓了壮丁,白虎娘气死了,听说白虎在前线打仗打死了,唉!东家说白虎家欠他们债还不起,让白虎妹妹去当他家佣人,侍候白老太太,不知为什么,这女子披头散发哭着跳黑龙潭死了。”  “没天理,好端端一家人就毁了。”停了一下堂倌又说:“嫑做亏心事,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人在做天在看。”  “那是,那是。”  白虎听完这段对话,气得牙咬的格嘣嘣响,火从心中起,怒向胆边生,他付了账转身奔向铁匠铺,买了一把杀猪刀,灌了一水壶煤油备用。他走在家乡儿时洗澡的小河边,在避静处刀蘸着仇恨在磨,刀在仇恨上砥砺,发出杀……杀……杀低沉劲涩的响声,磨出复仇的青锋,磨出报仇的烈火!  如今的白虎远不是昔日的病猫,他受过军训,接受过兵营弟兄们的熏陶,梁山好汉瓦岗英雄耳有所闻,桃园结仪歃血为盟心有所会。归家无家心悲伤,乡亲故友不敢访,胸怀亲仇千般忍,剑屠恶龙祭家殇。白虎不知娘和小妹坟在何处,敬孝祭亲愿未了,待大仇已报再祭奠亲人也只有这样了。  他躲在白金龙门前老槐树后等待时机,虽是掌灯时分人来客往不断,也不见白金龙那个老东西出来,白虎急得手心沁出了汗,刀把刁攥出了水,看来非得深入虎穴了。这时从村西头来了扛野物的猎户,他迎了上去说:“叔,看把你累了一头汗,东家叫我来接你,我来扛。”说完接过来,转过身把刀插进鹿肚子里,一路小跑径直上了厅堂,白金龙端了一杯茶走过来,只见小伙双手把鹿捧着走来,脱了圈的草帽遮着脸,看不清模样,只听他说:“老爷给你送鹿肉来了。”  “嗯,好,好。有鹿好哇,富禄寿嘛,六六大顺嘛!”  “老爷,这鹿死的冤死不冥目啊!”  “命该如此是我白老爷一道菜嘛。”  “母鹿还怀有血羔子哩,你来看。”  “哦,嘿嘿嘿,难得,难得……”白金龙屁颠屁颠兴致勃勃过来。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白虎右手嗖地一把抽出尖刀,左手揪住衣领,只见寒光一闪,白金龙哼都没来得哼一声,便倒在血泊之中,白虎将煤油洒在细软帐幔上点着火匆匆逃了出来。白家大院烈火熊熊映红了夜空,风助火威火趁风势,火焰冲天噼噼叭叭炸响,白家的人哭爹喊娘乱作一团。白虎望着恣意燃烧的大火好不快意!他意纵长空大声高喊:“娘!小妹!我给你报仇雪恨了!在天之灵可以冥目了!”  这酣畅的呼喊和大笑,如同九天霹雳振憾着夜空,但这出自内心的呐喊给自己留下了祸端。  县警察局长白俊是白金龙儿子,知是白虎所为四处搜捕,发誓不报此仇誓不为人。无奈,白虎与几个落难的穷弟兄结伙上山当了土匪。他们兔子不吃窝边草,专门劫富豪人家,帮助穷苦百姓,谋财不害命,因此地方穷人愿作眼线,官府有个风吹草动便去报信,虽然国民党县政府多次围剿却无果而归,更何况这山大沟深密林满山,岩洞颇多白俊心有余而力不足,恨之入骨又奈何不得。 共 965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的研究院
云南哪家研究院专治癫痫病好
癫痫患者能喝咖啡吗

上一篇:像那时一样

下一篇:暮色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