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与情敌擦肩而过

2018-10-26 13:52:57

与情敌擦肩而过

再见到阿馨是猝不及防的,在儿子学校的运动会上,一抬头看见了她抚爱女儿的身影,才过30阿馨已一脸憔悴。这世界真的太小,阿馨是当年我的情敌,现在她的女儿小娇却和我的儿子又成了同班同学。阿馨见我气喘着和丈夫、儿子刚跑完家庭接力赛向班级方队走过来,便急着站起身欲离去。擦肩而过的那一刻,我感觉到她落在我身上的目光,我装作没看见她的样子,继续与孩子的班主任老师谈笑。

阿馨走了,好奇心让我蠢蠢欲动,找了个理由坐在了阿馨女儿的身旁。小女孩很漂亮亦很乖巧,当我问及苏海的情况时,小女孩眉宇拧到一处:他不是我爸,我没有爸爸。便不再言语,我看到女孩的眼里盈着湿湿的东西,便停止了这次交谈。

当年,我分配在城内的一家储蓄所做了一名储蓄员,一个女孩子在小城算是上好的工作了。不久,认识了单位的外勤信贷员苏海,他很帅气很高大,并总对我甜言蜜语,每当看到他黯然神伤和忧郁迷惘的眼神,都让我为之伤情。于是,我们建立了恋爱关系,并且每个周六和周日他白天都会守在我身边,我快乐着亦幸福着,一起做剪纸,他会为我洗净满手的浆糊;一起外出,他会为我撑那把旱伞;看电视时,他会把小食品袋里的应子剥开包装放进我嘴里……

可不久,我接到好友“线报”,说苏海在和我恋爱的同时,还在和另一家银行的女职员阿馨打得火热,白天和你卿卿爱爱,晚上便和阿馨耳鬓缠绵。并举出种种实证。妒火很快被理智压灭了,我主动找到了阿馨,并把实情相告。阿馨也异常气愤,并共研“大计”,准备和苏海玩下去,同时撤出,让苏海的两只船同时“遇难”,竹篮打水一场空。阿馨显得很高兴,并为了庆祝我们同盟的“游戏”规则,请我去酒店喝了顿尽兴酒,两个女醉鬼互搀着对方笑着骂着男人走出了酒店。

我们继续着我们的“游戏规则”,可不久,苏海渐渐不来约我了。又过了一个月,听到苏海和阿馨结婚了。一种疼痛,一种被骗的懊悔和一种莫名的情愫从我胸腔逼向眼眸,泪水潸然而下……这一次的眼泪彻底淹死了那个让我感动过的苏海,也淹死了那个违规经营爱情的阿馨。

被男人冷漠的女人很容易被另一份情义打动,受过伤的女人懂得珍惜一份难得的真情。不久,我嫁给了貌不出众的工商银行的一位经理,他虽貌不惊人,但在他的生命里,我比名利、事业、地位、金钱都重要。我们就在这嘈杂喧闹的尘世为自己营造了一块恬淡的温馨家园。

记忆被儿子的200米决赛拉回到运动会的跑道上,儿子得了决赛名。可能儿子又是班长的缘故,老师很爱和我拉“家常”。我便寻问了阿馨的事,老师说,苏海结婚后很快被调到一家储蓄所做了负责人。其实这我是知道的,只是调出后便没了消息,也不想知道,怕再掀痛那块旧疤。老师又说,苏海升职后,经常和社会上的闲杂人交往,吃喝嫖赌,不但输掉了家产,还拉了几十万的赌债。阿馨一气和他离婚了,孩子跟着阿馨,日子很苦。前不久,苏海又结婚了,近听说苏海携款潜逃了,单位已开除了他,公安部门也正在追捕。

我在陪儿子买饮料时,小声对儿子说,小娇是单亲家庭的孩子,没有父爱很苦,以后做为班长多关心关心她。这里更想对正在爱情路途上跋涉或正准备开赴爱情前线的女孩说一句,了解男人是女人的必须,尤其是女孩子。今天,写这些文字,就是试图给女人一副望远镜,再给一副显微镜,让女人从远处便可细细地辨析男人。别违规经营爱情,别重蹈阿馨的旧辙哟!

宽视界
城市名庭
秦皇山水天城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