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充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天涯仁者之箭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0:26:01 编辑:笔名

章:临终托箭,儿立当强     十岁之前,我是人们眼中活泼又幸福的神箭山庄的少庄主。   可惜,我那泡沫一般迷离甜美地童年生涯,很快便被打破了。   没错,就在我十岁生日的那天,一个仆从慌张的拉着我去了我父亲的卧室。   父亲半躺在床榻上,脸色出奇地惨白,就如同刷上了一层白灰。   我的父亲,我那如高山一样伟岸的男人,执掌神箭山庄三十年的大人物,他颤抖着从被窝里伸出了手来,向众仆从们艰难地挥了挥。   众仆从会意,全都退了出去,当然掌管山庄内务的德叔并没有离开。   父亲道;“德叔,你去拿来我那三支金乌神箭!”   德叔领命,他片刻功夫后,便拿来了一古朴的大木箱。   父亲看了我一眼:“后破,你去打开箱子!”   我怀着好奇与揣测的心情打开了木箱,只见得一阵金光闪耀。   原来,箱子里头放着的是三支金色长箭。   父亲指着箭矢,满怀崇敬地道:“我的孩子后破呀!箱子里头的三支箭矢,乃我们山庄远祖射日英雄后羿先辈留下的。”  突然,父亲话锋一转,他的声音里兀地充满了惊涛一样的怒气:“对于这三支箭矢,我这一生五十余年来,都不舍得用!如今,我旧疾复发,想必是快死了!所以,我的孩子!你的父亲今天,庄严地命令你,用这三支箭矢去射杀你父亲一生中的三大仇人!”  我当时就蒙了,这倒并不是被那所谓的三大仇人给吓得,而是听父亲谈到自己命不保夕。旋即,我的泪水如决堤之水,再也忍不住“哗哗”地流了下来。  至于我的哭声,更是让旁边的徳叔都不禁酸了鼻子。   我的父亲,我那英武的父亲后弓,他发怒了,我知道他十有八九是在气我的懦弱吧。   “你给我闭上嘴巴!擦干眼泪!你给我记牢了你父亲的三仇!”   父亲暴喝道,那声音就如同洪钟一般,其中还惨杂了许多金属似的尖利。   我怔住了,同时双耳也伸得老长,整个卧室也在那一刻变得出奇地安静。   “汝父有三仇。一仇,乃赶船帮大掌舵貂漂水。此人,贪图利益,不忠信义,不仅忘了我曾经救了他三次性命之恩,还伙同千石林的人趁我一次外出,杀了我庄上千子弟!二仇,乃千石林大宗主碧万海。此人性情乖张,下手毒辣。六年前他曾杀害了母亲,八年前害死了你亲哥哥与亲妹妹,二十年前杀害了你叔叔。他可以说是我们山庄的世仇!三仇,乃长安城内户部侍郎莫萧萧。此人,欺软怕硬,心胸恶毒,三十年前他就任刑部郎中时,曾向当朝天子呈了一封“扫黑大名单”,由于我当时刚接任庄主一职,他认为我们山庄可以欺负一下,便将我们‘神箭山庄’列于名单位。可叹,我庄平素待人友好,常常接济贫民,就因为莫萧萧的那一封奏折,差点儿惨遭王朝大军灭庄。至今,我想起那日惨死地四千庄众,我就心如刀绞。今日,汝父赐汝三箭,请汝必要箭入三仇之胸腹!”   父亲说罢,便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山庄外头,此时又传来几声黑乌鸦的叫声。   我当时头脑一阵空白,只隐约听见德叔在太息:“少庄主,请节哀!”    第二章:苦练箭技十五载,一朝飞天凌霄     德叔叔,是我们神箭山庄中一个地位十分特殊且身份神秘的人。   没有人知道德叔是什么时候来山庄的,只有一些百岁长者隐约地知道,早在八十年前德叔便是庄内的内务大总管了。  如此身份特殊的人,自然成了我十岁之后的导师。  德叔静静地立在一颗百年柳树下,他淡淡地看了我一眼:“我的少庄主后破呀,从今天起我就来传授你咱们庄中旷世神技——《射日神经》。”  我说好,只要能替父亲射杀三仇,我什么功夫都肯练。  于是,从那日开始,我便正式地与箭矢与弓箭订下了终生契约。  春去秋来,年轮旋转,我在第二年头,便能一箭射杀百米之外的野狼了。  第四个年头,我已经可以一箭将百米之外的百年古树给射得爆裂开来。  第六个年头,我一箭射出更是能将百米外的一块千斤巨石给贯穿掉。  第七个年头,第八年头……直至第十五个年头。  二十五岁的我,个子足有一米八,肩宽体壮,更兼有一副冷峭地面容。  身体上已经成熟的我,决定开始为父报仇了。  于是,我找到了德叔,准备去辞别。  德叔轻抿了一口碧螺春,他冷笑了两声:“少庄主,你只是修习了十五年,百年觉得天下了吗?”  我缄默了,旋即又笑了。  伴随着“轰”的一声巨响,远在千米之外的一块镔铁打造的大青石崩碎成了无数个小石屑。  青石旁,冷然矗立着一支镔铁打造的箭矢。  德叔大惊,手中的茶盏都跌碎在了地上。  良久,德叔悠悠地道:“没想到少庄主天资如此卓绝,仅是二十五岁之龄便达到了老庄主一生也未踏足的《射日神经》第九层!少庄主,你可以出师了。”  风萧萧兮易水寒,我背着一篓箭矢,提着一张蛟筋神弓,开始了我的寻仇之路。    第三章:悠悠寻仇之路      仇,貂漂水!我锁定住目标,便马不停蹄地奔向长江畔的赶船帮总舵。  在总舵,我如愿以偿地见到了貂漂水。  貂漂水冷笑地向我问道:“你是何人?为何伤我帮众百余人?”  我平静地声音隐约带有一丝兴奋:“我乃神箭山庄少庄主后破是也,今天我来便是取你性命的!”  貂漂水仰头大笑,他不屑地看了我一眼:“八大护法,你们去干掉他吧。”  我怜悯地看着被貂漂水派来的八名足有一丈高的巨人们,随即不在犹豫。   “啾啾”我箭篓里的镔铁箭矢少了八支,而地板上却多了八个庞大的身躯。  貂漂水,他震惊了!他恐惧了!他要逃命了!他轻功水上漂的技艺的确了不得,但依旧没有我的箭矢快。  我的瞳孔逐渐开始放大,直至看到金灿灿地金乌神箭射穿了貂漂水的胸腹,我才满足一笑,瞳孔中欣喜的光芒瞬间照耀了整个总舵。   第二仇,碧万海!千石林是江湖上响当当的大门派,比靠以抢劫贩毒和收保护费为生的赶船帮要强上太多了。  自然,身为千石林大宗主的碧万海比貂漂水也要强出太多了。  初次见到端坐在大殿中的绿袍老者,我心中不由得泛起了惊涛骇浪。  绿袍老者,没错也就是碧万海,他淡笑着站了起来,随后他的目光汇聚在了我的身上。  我顿感全身压力巨增,浑身上下骨骼似乎都在支撑着千斤重的大石头。  碧万海冷漠地道:“你出箭吧,假若你一箭可以射杀掉我,整个千石林任你践踏。”  顿了顿,他声音陡然一提:“如若不能,我不仅亲自出手还将联合我门五千余弟子一齐诛杀你!”  我大喜,心中在嘲讽他的自大。  毕竟,已臻至《射日神经》第九层的我连千米外的大青石都能射爆,何况肉体凡胎且距离我不足百米的一干瘦老头呢?  “金乌,金乌!”我喃喃地念叨着,碧万海为他的自大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自己的生命。  “宗主死了!”“大宗主竟然死了!”我离开千石林时,数千名弟子在痛哭。   第三仇,莫萧萧!长安街,西风吹。我花了二三两银子,从一店小二口中打听到了,户部侍郎莫萧萧的府邸所在地。  长安是国都,这里有大内高手成百上千,更驻扎有十万甲士,我并不能像诛杀貂漂水与碧万海一样那般明目张胆。  午夜了,我悄悄地潜入了莫府。  当我推开莫萧萧卧室的门时,我惊诧了,原来莫萧萧并没有睡去,他此刻正笔直坐在床榻旁。莫萧萧开口打破了沉默;:“是后弓叫你来杀我的吧!”  我暗自紧张,却不能溢于言表:“哼,哼!你怎么知道的?”  莫萧萧那张核桃皮一样的脸,露出了一张生硬地微笑:“我是户部的侍郎,整个天下都布有我的眼线。貂漂水与碧万海两人都死了,我能不猜测些什么吗?”  我冰冷地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我庄数千子弟可不能白死!”  莫萧萧从枕边抽出了一柄明晃晃的钢刀:“我年轻时也是刑部的捕快,我这刀法也让不少人命丧黄泉过。你我还是手底下见功夫吧!”我冷哼一声,金乌箭出手。  “噗”的一声,莫萧萧连刀带人被箭矢钉在了墙上。     第四章:仁者之箭,藏于胸      我成功了?我幸福了?我快乐了?残阳下,我一人一弓一箭篓踽踽而行于十万大山之中。  我原本以为完成了父亲的遗愿后,我会感到很快乐,但我错了,每一支金乌我都射得有些无奈,更有着许些悲凄。  十五年了!十五年了!我到底在为了什么?我苦笑着问着我自己,箭篓的箭矢也被我全部射进了浩大的森林之中。  神箭山庄我是不能回了,原因也很简单,赶船帮,千石林,户部这天下三大势力联合下达了通缉我的告示。  神箭山庄本来也是要受牵连的,但是十五年来德叔管理得当,庄中人丁兴旺,财粮充足,俨然有问鼎武林势力的趋势。  可见,神箭山庄这块骨头不好啃,太硬了!  当然,我亦不可回庄,毕竟一回庄,三大势力还是要找上门来的,他们三家联合,神箭山庄还是万万是不敌的。  但令我嘴愕然的是,五年后,德叔找到了我。  我满脸是掩饰不住的喜悦:“德叔,这些年庄子可好!”  德叔出奇地冷漠,他答非所问道:“你还没有突破吗?”  我苦笑:“德叔,我现在真的很苦恼,我总感觉自己没有找到真正的自己!”  德叔道:“孩子,你一直都在为别人而活呀!”  “这话,怎么讲?”  “你心中所有的执念都寄予于老庄主的遗嘱之中,如今你的三仇已报,执念自然毁了。执念一毁,人生亦毁呀。”  “那我如何才能突破呢,重新找到新的执念?”  “那就要找到你自己的仁者之箭!”   我顿了顿,一脸迷惘。  “何为仁者之箭?”  德叔道:“仁者之箭,替天下之民行正道。仁者之箭,替天下之民去寻幸福。仁者之箭,替天下之民去射恶魔。就像,你的远祖后羿那样,他出的箭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天下的黎民百姓!”  “那我为什么找不到它?它到底在哪里呢?”我又问道。  德叔笑了,他指了指胸口:“仁者之箭,他在每个人的心里!”     共 363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阴囊湿疹
昆明专治癫痫病的研究院
云南癫痫病权威医院在哪里

上一篇:农民的一天

下一篇:无题243